陳偉殷這場比賽,對他個人而言,只有一個算是「正面」的狀況:因為失分全部都是非自責分,反而讓他的ERA,下修到很漂亮的3.07

 

除此之外,對陳偉殷個人,或對球隊,完全沒有正面的影響因為不但球隊輸球,而且陳偉殷再一次的顯示出,他會跟好球帶生氣,或是因為「鐵齒」而產生適應的問題,也讓他投了一場不理想的比賽。

 

陳偉殷在賽後接受訪問,說紅襪打者打他的球其實沒有打得很好。這是沒錯,但那是因為他始終沒有適應主審的好球帶,所以被判的壞球偏多,而以耐性見長的紅襪打者很多球放掉不去打,也因此讓陳偉殷送出了平他大聯盟生涯最多的5次保送(如果加觸身球,總共是6個四死球)。

 

平心而論,這場的主審佛萊契爾(Andy Fletcher)好球帶,的確跟他以往的好球帶比起來,又變得更小了些:他以往的好球帶,本來就不太撿高角度跟低角度的球,尤其不撿低角度的球!但內外角的好球帶通常比較大(就是一個扁的橢圓形好球帶),尤其是右打者外角,左打者內角的區塊。

 

可是有看比賽的球迷朋友,應該都看得到,今天佛萊契爾的內外角好球帶都縮小了,而且右打者外角的球也常常不撿。而我有這份資料,金鶯不但一定也有,而且肯定比我的更詳細百倍!所以我猜今天的捕手拉方衛(Ryan Lavarnway)在面對右打者時,頻頻配外角球,很有可能這是其中的一個原因。

 

只是唯一值得商榷的是:就算是球探報告說,佛萊契爾通常會撿右打者外角度的球;但當一再嘗試,主審就是不撿的話,投手(也有配球的責任)跟捕手還要「鐵齒」的一直配下去嗎?是不是需要隨機應變,去適應「當天」的好球帶?

 

陳偉殷賽後說,他就是一直嘗試投邊邊角角的球,只是主審不太喜歡;可是紅襪打者打他打得並不好,所以他就繼續投邊邊角角的球。

 

翻譯:因為投邊邊角角的策略,讓紅襪打者打得不好,所以即使主審不喜歡,還是繼續投邊邊角角,繼續讓紅襪打者打不好

 

投邊邊角角的策略,一點都沒錯!而且應該是因為紅襪也是陳偉殷的天敵之一,所以今天邊邊角角讓他們打不好,讓陳偉殷打算讓他們繼續打不好,所以繼續投邊邊角角,即使主審不撿。

 

那金鶯總教練蕭瓦特(Buck Showalter)賽後怎麼說?他說:「有點沮喪,因為我們認為這是場可以贏的比賽,如果投手能多投一些球進好球帶。」(It was kind of frustrating because we thought there was a game there to be won if we could have thrown the ball over the plate a little bit more.

 

他們兩人的講法,我就不再繼續解讀了,大家應該都可以自己解讀

 

至於這場比賽的配球,速球正常的使用比例是65.3%3支安打(都是一壘安打)跟3次三振,都是速球,也製造出5次揮棒落空。滑球投了18顆(99壞),也製造出1次揮棒落空。曲球投了11顆(65壞);變速球最少,4顆(13壞)。

 

變速球今天投很少,可能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天氣太濕冷。波士頓當地,比賽時間的溫度大約是攝氏7度,大家也都知道下雨會感覺更冷。而變速球是一種需要「feel」的球種,再加上這顆「straight change」又是陳偉殷今年新練的,所以在這種濕冷的天氣,陳偉殷有可能不敢嘗試太多。

 

而今年大家注意到的陳偉殷球速問題,今天他的球速從86(那顆是速球,不是Gameday上寫的變速球)到92英哩,平均球速是89.6英哩,跟今年的第一場一樣。但因為今天氣候太濕冷,球速是有可能會慢一點,所以陳偉殷的球速,到底有沒有逐場漸漸恢復正常?還是要看下一場的狀況。

 

總之,陳偉殷今天投得當然不算好,也不能完全拿主審的好球帶來當藉口,講了太多次了,投手自己要去適應。而如果因為紅襪(以及洋基)是他的天敵,才讓陳偉殷一直投邊邊角角,即使主審不喜歡還不隨機應變的繼續投下去的話,那陳偉殷只能期待下一場主審的好球帶能大一點了,因為下一場的對手還是紅襪。

 

轉播了陳偉殷三年的比賽,他的抗壓性很強,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但我一直有個感覺,這個堅強的心理素質,是不是反而對他是「兩面刃」?才讓他三不五時的會發生「鐵齒」的投球方式?甚至是情緒影響到讓他會「賭氣」式的投球?像他在2013年九月對洋基那場,因為不滿主審凱洛格(Jeff Kellogg)的好球帶(他賽後說:我只能說,棒球,對投手來講,不是只有丟紅中才是好球),而連續15顆速球,都飆到9495英哩,但最後只投了四局(82球)。

 

再次的希望,陳偉殷能在保有他堅強抗壓性的同時,也能夠學習如何「channel」(這不只是指「控制」而已)自己的情緒,盡量不要被情緒影響到表現,以及隨時應變的能力了。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ck
  • 以陳偉殷缺乏決戰球種的狀況,遇到主審好球帶縮到很小時,好像也沒什麼隨機應變的方法,只能一顆一顆慢慢投。 (不像王建民,雖然只能投出86、87哩的"慢速伸卡球",還是能在3A製造出12-4的滾飛比)
  • 他能隨機應變的方式, 就是投不同進壘點,而不是一直塞同一塊區塊,還有再往好球帶裡面投一點... 也就是寧可被打, 也別保送一堆

    其實包括名人堂的Maddux跟Glavine, 都有不同的投球哲學。Maddux是硬拼不保送, 因為他說好的打者,也有7成的出局率... 但Glavine會閃,他認為狀況不利的話,沒必要硬拼,保送然後抓下一個打者就好了...所以Glavine的保送比Maddux多很多

    所以不是只有一種投球哲學才會成功,但大多數成功的投手,還是寧願被打,而不願意常常閃躲投保送。其實陳偉殷也是這種投手

    趙大 於 2015/04/22 20: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