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S, Day 9: 巨人90紅雀 

 

巨人 vs. 紅雀

 

Hero:巨人二壘手史庫特羅(Marco Scutaro),三壘手山多佛(Pablo Sandoval)。

 

Goat:紅雀先發投手洛許(Kyle Lohse),游擊手卡斯馬(Pete Kozma),總教練麥錫尼(Mike Matheny)。

 

恭喜舊金山巨人勇奪2012年國家聯盟冠軍!這也是巨人的130年隊史上,第一次在Game 7贏得勝利!也讓他們今年季後賽,「被聽牌賽」(elimination game)六連勝,追平了1985年堪薩斯皇家的季後賽紀錄!

 

而聖路易紅雀「一戰定生死」(sudden death)的六連勝,也在今天中斷。只能停留在追平,卻無法超越也是由紅雀從19261967所締造的六連勝大聯盟紀錄。

 

巨人前三局的攻勢,有兩局是由史庫特羅及山多佛所串連出來的,尤其是史庫特羅!而最後史庫特羅也以追平LCS系列賽最多的14支安打紀錄,以及五成的打擊率,拿下了今年國家聯盟冠軍賽的MVP

 

更驚奇的一項成績:史庫特羅在這個系列賽,對紅雀投手群總共揮棒了43次,揮出了14支安打,但揮棒落空僅僅只有2次!也就是說,史庫特羅在這系列賽,他揮出安打的次數是他揮棒落空的7倍!這是一個很罕見的數據。

 

我沒有把巨人先發投手坎恩(Matt Cain)列入,是因為他今天一開始其實不太穩定,直到有了七分領先之後,他才穩了下來。世界大賽面對底特律老虎,身為巨人王牌的坎恩,還是需要有更穩定的表現才行。

 

今天紅雀輸球的第一大戰犯,其實我會說是先發投手洛許。Game 7,身為先發投手,你不能讓總教練到第三局,就非得把你換下場!上一場勝投,其實洛許投得已經不穩定了,也讓他成為自1929年以來,第一位投不滿六局,讓對手上壘12次(2.12 WHIP值),還能在季後賽拿下勝投的投手,但今天更慘。

 

可是紅雀總教練麥錫尼,在換投手時,卻換了凱利(Joe Kelly)上場。我在轉播時一直在講,為什麼不換「火球男」羅森索(Trevor Rosenthal)?因為今天賽前,麥錫尼已經宣布,包括溫萊特(Adam Wainwright)及林恩(Lance Lynn)等先發投手,今天全部在牛棚待命!換言之,今天紅雀牛棚人手並不缺。

 

或許凱利一直是長中繼,所以這是他在一般比賽中的任務。但這不是一般比賽,這是Game 7!凱利在這個系列賽雖然沒掉過分,但每一次出賽都有讓巨人打者上壘。而且換下洛許時,巨人是無人出局滿壘。這不是需要找三振型投手上場滅火的時刻嗎?

 

既然今天是Game 7,麥錫尼還有溫萊特等人在後面壓陣,那羅森索並不需要壓到比賽的中後段再上場。更何況三局下半,誰都看得出來是這場比賽的關鍵!

 

我相信如果是老教頭拉魯沙(Tony LaRussa),在這種比賽,他就不會這麼墨守成規了。或許麥錫尼身為第一年的總教練,「經驗」,在這裡就顯現出差別。

 

當然或許麥錫尼的另一個考量,是因為凱利是滾地球投手,想要讓他來製造雙殺。但先前已經講過很多次了,就算是製造滾地球,也不一定能抓到雙殺,因為投手球一旦出手,你無法完全控制打者把球往哪裡打。就算是你擠壓到打者,打到你想要的方向,但只要歪個幾公尺,就會來不及雙殺... 所以當然是三振最保險!

 

那麥錫尼有個三振型的投手羅森索在手上,為什麼不打這張牌?

 

最後,當然就是新人游擊手卡斯馬在這個半局匪夷所思的守備了。潘斯(Hunter Pence)的斷棒,高彈跳球居然傳本壘,以及小拋球拋太高來不及抓雙殺...  我只能說,在這個季後賽,卡斯馬展現出很多資深球員都沒有的關鍵安打能力,顯示出他是個相當好的年輕選手,也不愧紅雀在2007年選秀,第一輪第18順位選他。希望這場比賽不要形成他心理上太大的陰影,Game 7當然相當重要,但這位年輕選手的生涯才剛開始,真的不希望讓他的生涯產生負面的影響。

 

有一點或許要說明的是,有看轉播的觀眾朋友可能很好奇:潘斯那個斷棒滾地球,卡斯馬為什麼第一時間是往反方向移動?然後再回頭就攔不到那球了。

 

轉播單位的超高速慢動作顯示,潘斯因為棒子斷裂,球棒瞬間碰到球三次!所以有人可能在猜:會不會是棒子第二次或第三次碰到球時,把球的途徑給碰歪了?而卡斯馬移動,是看到第一次「contact」而移動,結果路徑改變,也讓他來不及回頭?

 

1. 人的肉眼是不可能看到所謂的第一次「contact」的,在正常速度下,三次「contact」在肉眼之下等於是同時發生!如果不是超高速攝影機,哪個人可以看得那麼清楚斷棒碰到球三次?人的肉眼就是看到棒子把球敲出去而已。

 

2. 如果說是路徑改變,從鏡頭上看,卡斯馬的移動,跟球的途徑根本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所以這個可能性也不高...

 

所以比較有可能的是,卡斯馬是因為投手的配球是走內角,加上潘斯的揮棒,在那瞬間他就「猜測」,而往那個方向移動。有點像是足球守門員準備要接12碼罰球,而提前移動的那種動作。結果球卻是往相反方向跑...

 

但除非是要防守補位,我們幾乎沒有看過內野手這麼早就「提前」移動去接球的,因為這畢竟不是12碼罰球...

 

還是一句話:希望這場比賽,不要對卡斯馬才剛剛開始的大聯盟生涯,造成太負面的影響。

 

最後再次恭喜舊金山巨人,繼2010年之後,再次挺進世界大賽!

創作者介紹

趙大觀點-MLB美國職棒大聯盟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iants Go Go
  • 看重播,感覺像是第二次棒子打到球後造成球旋轉,而產生有點像滑球或是屈求的變化!另外我想這就是職業的水準,打到球的瞬間就可以判斷出方向與落點,所造成這個play~我想幸運女神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

    Giants 2010 and 2012~
  • 但Kozma的1st step, 還是過早了一點... 球因為斷棒, 路徑是有點彎曲的角度, 但那彎曲的程度, 應該不至於像畫面上所呈現出的, Kozma跟球是往相反方向跑, 而且距離非常的遠...

    就像我說的, 有點像足球守門員在守12碼... 但這種畫面在棒球比賽中, 你幾乎不會看見... 除非是內野手要去補位

    趙大 於 2012/10/24 08:46 回覆

  • lucino
  • 想問一下為什麼elimination game要翻做「被聽牌賽」,我記得以前都是翻成「背水一戰」?

    ex.演出老八傳奇的金塊已經連續贏了6場背水一戰 ....
  • 我自己亂翻的... XD

    因為背水一戰, 是包括了sudden death, elimination... 所以我想做個區別... 本來想翻"被淘汰賽", 但後來還是選"被聽牌賽", 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聽牌賽"這個用辭了...

    趙大 於 2012/10/24 08:50 回覆

  • Hans
  • 球的軌跡其實是和揮棒角度完全相反的

    也就是說 揮棒軌跡是往三壘方向 但是因為球的旋轉受到三次碰撞而讓 aerodynamics 把球往二壘方向帶

    所以球一開始的方向是往左後來往右

    這在網球偶爾會看到

    明明選手揮拍拉拍站位都是要打斜線 但是球卻直直的出去 而對手卻往穿越的路線跑 就是球在揮拍過程可能是擠壓還是球拍沒打到甜點 造成球在一個高速揮拍過程碰撞了拍面兩次的結果
  • 嗯, 所以我才說, 比較可能的是Kozma是抓投手塞內角, 以及Pence揮棒, 然後他的1st step才往三壘方向跑...

    但這1st step也太早了點... 應該是年輕, 所以太緊張(知道當時的場面危急)...

    球轉彎我們在棒球場上不是沒看過, 甚至看過不少, 但一般內野手, 我們幾乎沒看過出現這種人跟球差這麼遠的狀況,..

    趙大 於 2012/10/24 08: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