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殷今天第三度對決紐約洋基,也是第一次在洋基球場投球。可是他很明顯的並沒有受到洋基主場「熱情」球迷的影響,事實上,他前六局讓全場的洋基球迷幾乎鴉雀無聲!



但也就是從第六局開始,陳偉殷似乎就因為體力下滑,使得控球出現了狀況。



我曾經說過,同樣的100球,在不同的比賽中,因為強度或比數膠著度的不同,會對投手的體力,造成不同的影響。這場比賽對金鶯與洋基而言,因為兩隊勝差只剩兩場,強度當然因此而高漲。幾乎等同於季後賽的強度!再加上金鶯領先的差距拉不開,這個100球,跟五月當中的一場100球,對於投手的體力負擔絕對不一樣(我當然不是說五月的比賽可以隨便投)。



陳偉殷今天在前兩局,速球有點壓不下來(不是捕手刻意配high fastball)。但在捕手威特斯(Matt Wieters)一開賽就少見的配了一堆變化球種混淆洋基打者,以及隊友的幾個防守美技的幫忙下,陳偉殷沒有受到傷害。而從第三局開始,陳偉殷的速球控球,就恢復正常了,也因此在前五局幾乎完全壓制洋基打線。



說「幾乎」,就是他在第四局被坎諾(Robinson Cano)轟了一支陽春砲。那球是威特斯刻意在兩好球後,要配一顆外角的high fastball讓坎諾揮空。因為大家現在都已經知道陳偉殷的high fastball在策略性運用下,很容易讓打者揮空,結果坎諾直接推出反方向的陽春砲。從重播顯示,那顆球與威特斯要的位置很接近,所以嚴格來說並不算失投球,只能說坎諾真的是很好的打者。



只是從明星賽後,坎諾對於內角速球的打擊率是.267,而明星賽之前是.331。明顯的在下半季,坎諾打內角球出現一些狀況。所以那顆high fastball如果配內角,會不會結果就不一樣?



但也可以了解威特斯為什麼不配內角,因為內角一旦出現一點點失控,不夠內角的話,以坎諾這種等級的打者,等於是自殺!所以我們可以理解威特斯為什麼選擇配外角。



但那顆球並不影響比賽勝負,也不影響陳偉殷前五局的優異表現!



關鍵是從第六局開始。



第六局雖然陳偉殷安然度過,但在該局的第一個打席,陳偉殷用了八顆球才解決掉鈴木一朗。當然不是說鈴木一朗很好解決,而是不管能不能解決掉他,因為鈴木一朗非常積極出棒,所以很少看到對他需要用到八顆球(包括三個壞球)才會有結果,這就是陳偉殷控球開始出狀況的徵兆(連鈴木一朗都不揮棒)。而該局坎諾的外野飛球接殺,相信大家都嚇出一身冷汗!因為差點就是兩分全壘打



可是即使第六局就出現可能因為體力下滑,而影響到控球的警訊,畢竟陳偉殷只丟了87球,只被洋基敲出兩支安打加一個保送,金鶯還領先兩分,當然金鶯教頭蕭瓦特(Buck Showalter)會讓陳偉殷繼續投第七局。可是他並不是沒有發現這個警訊,所以七局下一開始,我們就看到金鶯牛棚開始熱身。



而在兩出局一壘有人時,陳偉殷的第100球,保送了尼克斯(Jayson Nix),形成一二壘有人。蕭瓦特決定讓陳偉殷自己拿下最後一個出局數,這個調度其實可以理解。大家還記得嗎?球季一開始時,陳偉殷只要投到第六局開始,一有危機,蕭瓦特就會換掉他。直到對德州遊騎兵那場比賽,蕭瓦特第一次讓陳偉殷自己解決危機,也因此讓陳偉殷那場投了7.2局。因為蕭瓦特說,陳偉殷「earned」到信任,使得蕭瓦特讓他自己解決危機!



而現在,陳偉殷等同是金鶯的王牌投手!蕭瓦特決定讓他自己解危,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第101球,被打回第二分後退場;接下來史卓普(Pedro Strop)又放火,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或許蕭瓦特讓陳偉殷多投了兩個打者,但他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只是陳偉殷今天又在8595球左右開始撞牆,這則是需要注意的地方。因為8595球出現撞牆,這是陳偉殷一開季才有發生的事。一旦陳偉殷開始習慣了投一休四,他的撞牆基本上已經是100球以後的事了。當然,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今天比賽的強度不一樣。但陳偉殷自己承認,最近已經出現了因為馬拉松球季所造成的續航力問題,也才會在先前讓他休了七天才上場。



所以除了比賽強度之外,今天陳偉殷提早出現體力下滑的現象,是不是跟續航力有關?



如果真的跟續航力有關的話,因為金鶯的休兵日,以及漢默(Jason Hammel)的即將歸隊,陳偉殷是可以除了一場先發投一休四之外,另外四場先發,一路投一休五的到季後賽(如果金鶯能闖進季後賽)。可是這樣陳偉殷會只剩下五場先發,蕭瓦特會不會這樣安排?那就不知道了。因為在金鶯現在要搶戰績的時候,球隊整個球季中最穩定的先發投手,任何總教練都會希望他能多投一場是一場的(一路都投一休四的話,陳偉殷還可以先發六場)。



怎麼安排,要看蕭瓦特。陳偉殷只能想辦法撐過這第一個球季了!

創作者介紹

趙大觀點-MLB美國職棒大聯盟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