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達體育台今天轉播的坦帕灣光芒與洛杉磯天使比賽,兩隊激戰到延長賽。結果光芒在第十局靠著強迫取分攻下致勝分,終場就以43險勝天使。

 

強迫取分(squeeze)在美國職棒有細分為兩種:一種或許可以翻譯成「自殺式強迫取分」(suicide squeeze 就是三壘跑者在投手,球出手前或出手時就起跑。如果打者沒有觸到球,跑者通常就是被夾殺,或是死在本壘前,所以稱之為「自殺式強迫取分」。而另一種可以翻譯為「安全式強迫取分」(safety squeeze 三壘跑者在打者觸到球那一霎那才起跑,不管打者是點到界內還是界外。這種強迫取分,就是確保跑者不會死在本壘前,或被夾殺,所以叫「安全式強迫取分」。

 

而今天光芒在第十局上半,採用的就是「安全式強迫取分」(safety squeeze)。在打者布瑞尼亞(Reid Brignac)點到球那一霎那,三壘跑者傑索(John Jaso)才起跑。而布瑞尼亞納球也點得相當漂亮,讓傑索輕鬆的跑回了光芒的致勝分。

 

至於這場比賽其他的部份,兩隊先發投手其實表現的都不差。天使的威佛(Jered Weaver)這場掉的三分,都是他的招牌曲球失投被轟。但第七局及第八局,威佛被敲二壘安打及三壘安打,應該都有可能是因為威佛已經累了,尤其是第八局被索柏瑞斯特(Ben Zobrist)敲的那支三壘安打,很明顯是累了,那顆曲球又高,尾勁也不好。威佛最後投了7.2局,但丟了122球。可是在第三局被布瑞尼亞敲出的陽春砲,純粹就是威佛自己失投丟高了。

 

光芒先發投手謝爾茲(James Shields)則是前七局投得虎虎生風。第二局碰上無人出局,二三壘有人的危機,謝爾茲用他的招牌變速球,曲球,及high fastball,連續送出三次三振解決危機。而第五局一人出局滿壘的狀況,也讓杭特(Torii Hunter)打出雙殺打,再度全身而退。其他時候,天使打者完全被他封鎖。

 

可是到了第八局,謝爾茲控球突然出狀況。觸身球,安打,保送,讓天使無人出局攻占滿壘。從轉播畫面可以看得很清楚,謝爾茲對自己表現很不滿意。當捕手蕭派克(Kelly Shoppach)走上投手丘,謝爾茲完全不想聽他講什麼,直接用手套跟他比一比要球,嘴巴一直講「come on, come on」,可是光芒總教練梅登(Joe Maddon)還是上來更換投手。謝爾茲當時用球數雖然不多,但在比數接近的比賽跟大比數的比賽,同樣的用球數,會對投手的體力,造成不同程度的負擔。所以謝爾茲在第八局的控球突然失控,可能還是因為他累了。

 

但換上的左投手拉莫斯(Cesar Ramos),想「以左制左」抓左打的阿布瑞尤(Bobby Abreu),結果被敲出清壘的二壘安打,也讓天使在一路落後之下,終於追平比數,而比賽最後也進入到延長賽。

 

而在光芒用「安全式強迫取分」攻下致勝分之前,有一個play也值得探討。在沒有人出局,一二壘有人的狀況下,布瑞尼亞採用犧牲觸擊戰術。可是在天使救援投手拉尼(Fernando Rodney)一個偏高速球,布瑞尼亞收棒沒點。但二壘跑者傑索居然想趁著三壘手卡亞斯波(Alberto Callaspo)趨前防守抓觸擊之下,偷機直接往三壘盜!結果天使捕手康格(Hank Conger)傳三壘,球比人快一截。只是三壘手卡亞斯波沒能把球接穩,讓傑索逃過一截,安全上三壘,也才有後面「safety squeeze」的機會。

 

但這個play絕對是冒險而且不智的!你不想讓每局的第一個出局數(有機會製造大局),及最後一個出局數(兩出局後一支安打,二壘跑者就能回本壘)死在三壘。除非你很有把握,不然不要輕易的盜三壘(雖然鈴木一朗常常盜三壘,只是他幾乎都會盜壘成功)。所以傑索賽後自己也承認:「如果我出局,那我看起來會非常非常愚蠢。」(But if I was out, I would have looked really really dumb

 

但是他幸運的成功了,也讓布瑞尼亞(一支陽春砲,兩個守備美技,及最後的觸擊)成為今天的英雄。

創作者介紹

趙大觀點-MLB美國職棒大聯盟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