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達體育台今天轉播國家聯盟東區雙雄,亞特蘭大勇士與費城費城人的比賽。勇士靠著全場轟出三發全壘打,及最後一個主審裁判的好壞球關鍵判決,終場就以52力克費城。也讓勇士在五月份的戰績,八場比賽中贏得了七場。

 

費城的四王牌之一漢默斯(Cole Hamels),今天這場比賽表現不差,主投七局,送出九次三振,是他在本季中單場送出最多次三振的一場比賽。但他敗在被轟出兩支全壘打。第五局被新人佛里曼(Freddie Freeman)敲出的陽春砲,是紮紮實實的全壘打,因為他失投的速球接近紅中。但第二局被岡薩雷茲(Alex Gonzalez)轟出的兩分砲,在其他大聯盟球場,應該就是一個平凡的飛球接殺。但球場因素,對兩隊投手都是一樣的,尤其這是費城自己的主場。所以這也不能當作漢默斯被轟的藉口。我相信漢默斯本人也不會拿球場因素來當藉口,只是這支全壘打,對他而言是有點冤。

 

而這兩支全壘打讓漢默斯掉三分,對於勇士而言,可能就夠了,因為今天勇士先發投手吉爾競(Jair Jurrjens)表現相當傑出!事實上,他本季傷癒復出後,五場先發都表現得很好,沒有一場失分超過兩分。或許勇士先發投手群的「名氣」,沒有費城的四王牌那麼震攝對手,可是他們每個人都相當的穩定,王牌投手哈森(Tim Hudson)其實比起費城四王牌也不遑多讓。而勇士先發投手群的團隊防禦率,比費城先發投手群還好,兩隊分居國家聯盟先發投手群防禦率的前兩名。吉爾競今天的表現,就充分顯示出這個「穩定」的特色。雖然他的「stuff」,明顯沒有漢默斯好,但就算扣掉岡薩雷茲那支幸運的兩分全壘打,他跟漢默斯在這場比賽的表現,大有分庭抗禮之姿!

 

但是兩隊的牛棚,差距就顯現出來了。公平的說,因為費城這場是落後,所以並不是派上牛棚主力。但大聯盟球迷應該都知道,兩隊牛棚的強度是有差距。費城新人史圖茲(Michael Stutes)被勇士的代打辛斯基(Eric Hinske)再追加兩分彈,其實就勝負底定了。只是今天勇士牛棚的「Nasty Boys」-年輕的左右護法,狀況都不甚理想,才讓費城有反攻的機會。左護法凡特斯(Jonny Venters)今天招牌的95 mph sinker,除了一顆之外,通通壓不下來,連差點製造雙殺的那顆都還是偏高。而終結者,右護法金柏羅(Craig Kimbrel),今天則是速球及滑球的控球都有問題。而在九局下半,費城落後三分,一人出局,一二壘有人的狀況下,費城打者韋特利諾(Shane Victorino)在兩好一壞下,金柏羅一顆97英哩速球走外角,肉眼都可以立刻看出是壞球;而慢動作顯示,至少差了好球帶有三顆球的距離,但主審裁判貝爾(Wally Bell)判了好球,讓韋特利諾吞K

 

如果這球判壞球,韋特利諾是兩好兩壞,以金柏羅當時的控球,不是沒有保送擠成滿壘的機會。而且以他當時的控球,金柏羅不會想投到兩好三壞(因為怕保送),所以下一球應該一定是速球,而且可能會塞的很甜,韋特利諾會有很好的揮擊機會(他今天有一支二壘打及一支三壘打)。無論如何,如果是兩好兩壞,以金柏羅今天的控球狀況,優勢會偏到韋特利諾那邊。可是主審貝爾判了好球,費城變成兩人出局,一二壘有人,等於是重挫費城反撲的機會。下一棒波朗柯(Placido Polanco)再打個小飛球出局,比賽就結束了。

 

裁判判決影響到比賽勝負,在棒球場上屢見不鮮。而且就算貝爾那球判壞球,費城也的確不一定真的能逆轉。只是任何運動賽事,大家都希望這種「人為」影響因素能降到最低。大聯盟最近又再討論是不是要擴大使用「instant replay」的範圍,但好球帶的問題,我保證不會被討論到!所以對於好球帶的問題,大家也只有看著美國媒體發展出來的「K-zone」(近年來越來越準確),來判斷各個主審的好球帶判決了。

 

最後還是要提到,勇士年輕終結者金柏羅的stuff實在太可怕:97-98英哩,有尾勁的速球,加上87英哩,尾勁驚人的滑球。如果他控球狀況OK,基本上他是「unhittable」!唯一能攻擊他的時候,就是他控球出狀況的時候,就像這場比賽一樣。他還年輕,所以跟其他年輕投手一樣,控球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他不需要把控球練得「太」精準。大家可以就想像熟悉的郭泓志-正常的小小郭,控球就只是OK,甚至有點「effectively wild」,但打者就是會去揮擊!一則因為球威太強,打者沒太多餘裕去做判斷;再則控球只要OK,對打者會有引誘性。所以這類投手,打者會跟你說,他們就是屬於那種「unhittable」的投手-只要他們控球OK

 

所以勇士的這對「Nasty Boys」,如果控球能更穩定一點(尤其是金柏羅),更重要的是不要受傷,那未來這幾年,其他球隊碰上勇士,想要贏球,最好在七局以前就得先取得領先了。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