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 Day 3: 紅雀54紅襪

 

 

紅雀 vs. 紅襪

 

Hero:紅雀代打克瑞格(Allen Craig),捕手莫里納(Yadier Molina)。

 

Goat:紅襪捕手沙塔拉馬奇亞(Jarrod Saltalamacchia)。

 

 

今天的比賽,大家看到了美國職棒歷史性的一刻:因為根據Elias的資料顯示,這不但是世界大賽史上,也美國職棒整個季後賽史上,第一次比賽是終結在任何一種妨礙的play(妨礙跑壘,或妨礙打擊,或妨礙守備)上!

 

Rule 2.00 from MLB rules: OBSTRUCTION is the act of a fielder who, while not in possession of the ball and not in the act of fielding the ball, impedes the progress of any runner.

 

這場比賽,結果只變成最後那個play

 

這是個「judgment call」(也就是裁判自由心證的判決),但這不是個誤判!因為上面的規則寫得很清楚:妨礙跑壘的定義,是當守備球員手上沒有球,也不是在做守備動作的時候,他阻礙了跑者的跑壘。

 

紅襪三壘手米德布魯克斯(Will Middlebrooks)當時沒有持球(沒接到),他也沒在做守備的動作(他趴倒在地上),而也因此絆倒了要往本壘跑的克瑞格。根據上面的規則,這就是妨礙跑壘。

 

如果觀眾朋友問:米德布魯克斯之所以趴在地上,是因為撲接傳球,這算不算是防守的「連續動作」(act of fielding the ball)?

 

Rule 2.00 (Obstruction) Comment: After a fielder has made an attempt to field a ball and missed, he can no longer be in the "act of fielding" the ball.

 

規則說得很清楚:只要防守球員沒接到球,他之後的動作,就不能被考慮為防守的動作。

 

所以這規則上還有特別舉例:For example: an infielder dives at a ground ball and the ball passes him and he continues to lie on the ground and delays the progress of the runner, he very likely has obstructed the runner.

 

當內野手撲球,球沒撲到,但他在地上,而因此擋到跑者的跑壘,他就可以被判妨礙跑壘。

 

或許有人會討論米德布魯克斯在地上時,雙腳微舉的動作,會不會是故意的(我個人認為是他倒下去以及想起身的自然動作)?但那些都不是重點。因為規則上沒有說,要「故意」妨礙,才算是妨礙跑壘。所以故意,不故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裁判有沒有抓?

 

而裁判抓了,根據規則,這並沒有誤判!

 

只是美國職棒的文化,是不希望這些「重要」的比賽(世界大賽及季後賽),勝負的結果,是由裁判來決定。

 

所以大家可能還有印象,在今年老虎與運動家的第一輪季後賽,Game 5,九局下半兩出局時,運動家的古巴巨砲塞斯佩達斯(Yoenis Cespedes)兩好球後的那個有沒有「揮棒過半」,一壘審並沒有抓,就是因為美國職棒的文化,不喜歡由裁判來結束一場季後賽(這裡是結束運動家的球季),除非那個揮棒過半實在太明顯。所以當時一壘審並沒有抓

 

今天裁判抓了(主審跟三壘審,兩個人都抓了妨礙跑壘),所以說這是一個「judgment call」。只有抓或不抓的問題,但如果抓了,卻不是一個誤判!

 

而今天抓了這個妨礙跑壘,也讓紅雀贏得了Game 3,取得了21的領先。如果最後紅雀贏得了今年的總冠軍,這個call,一定在美國,會被繼續討論。討論的原因,不是因為是不是誤判(沒有誤判),而是因為裁判今天決定了這場「重要」比賽的勝負!

 

或許大家會覺得:既然沒有誤判,有什麼好繼續討論的?但這是美國職棒的文化,沒有好或不好,就只單純是他們的文化。他們不喜歡裁判來決定一場重要比賽的勝負,甚至如果導致最後的總冠軍誰屬的話

 

可是,會有最後的這個play以及判決,是因為莫里納及克瑞格的連續兩支安打所造成的。尤其是克瑞格,上來代打,面對的是今年表現可以用「神奇」來形容的上原浩治。結果他挑上原浩治的第一球,速球(不給上原浩治有投指叉球的機會),就直接揮出二壘安打,讓紅雀形成一人出局,二三壘有人。

 

而大家也不能忘記紅雀鐵捕莫里納,今天敲出了三支安打,第三支就開啟了這波攻勢。而且一如以往,他引導年輕投手的功力,在今天也展露無遺!如果不是他強勢的帶領功力,紅雀年輕的先發投手凱利(Joe Kelly),在第四局,第五局,連續兩局所面臨到的危機,可能不會以只掉一分來收場(第六局的那分自責分,是救援投手送回來的)。

 

至於紅襪輸球的戰犯,必須要給捕手沙塔拉馬奇亞:他根本不該傳那一球的!因為從轉播看得很清楚,他即使傳準,克瑞格還是會安全上三壘。因為那不是個「force out」,三壘手米德布魯克斯就算是接到球,還必須要tag克瑞格,才會出局,根本來不及。

 

所以沙塔拉馬奇亞在已經抓到往本壘衝的莫里納,拿到第二個出局數之後,根本就該把球給收起來。因為就算紅雀是一三壘有人,讓上原浩治來解決下一棒的克茲馬(Pete Kozma),讓比賽進入延長賽,我想這個機率還滿高的。

 

但沙塔拉馬奇亞還是傳了,而且還傳歪了

 

然後就讓大家見證到大聯盟史上的第一次:第一次在世界大賽以及季後賽,比賽是結束在一個妨礙的play上。

 

賽後,紅襪總教練費羅(John Farrell)說:「很tough的方式結束比賽,尤其是這麼重要的比賽。」

 

紅雀的主砲哈樂迪(Matt Holliday)說:「你不會喜歡比賽是在一個有爭議的判決中結束。」

 

再次重申:這個判決,本身並不是誤判。但有爭議的地方,是在於由裁判結束了比賽。這在美國職棒的文化中,是他們所不喜歡的。

 

在台灣會不會?我不知道。但是在美國,如果紅雀最後贏得總冠軍,我想這個最後的play,會一直被美國的球迷記得,而且會在茶餘飯後,被一直討論下去

創作者介紹

趙大觀點-MLB美國職棒大聯盟

趙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留言列表 (22)

發表留言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 訪客
  • 第一,這是一個規則,裁判只是做他拿薪水該做的事情,
    要是明明有規則可循 卻完全無動作 那才奇怪.
    第二, Allen Craig 的跑壘的確有被被中川"翹起"的雙腳 絆倒
    如果如趙大你所說的不應該裁決,若無裁決 而最終紅襪贏了這一場比賽
    那裁判的裁決不是也同樣的決定了一場比賽吗??
    若有這種狀況產生 又該怎麼說?
    豈不是反而硬生生的奪走了紅雀的ㄧ場勝利?

  • 訪客
  • 裁判作的是正確判決就好!
    這會是很有記憶點的一場球!
  • 烤焦
  • 這跟文化觀點有什麼關係?

    如果要按美國英雄式的文化做結尾才是對的話,豈不是場場都要再見HR定勝負了?

    抓妨礙跑壘是正確判決,又不是誤判

    如果不抓讓紅襪隊得利,那才叫做裁判決定勝負

    別忘了,在裁判判決之前是毫無疑問有一個傳球失誤在那的

    這場比賽的勝負不是裁判決定的

    而是紅襪捕手將球傳向三壘時就決定的了

    要不是他的傳球失誤,哪來後面的判決?
  • fan
  • 明顯是妨礙跑壘

    與是否故意無關

    裁判若不抓爭議會更大
  • 訪客
  • 規則就擺在眼前了
    難得一定要打出再見安打才可以結束比賽嗎?

    比賽應該是建立在原本的規則上面吧
    那以後這種情形是不是要三壘手都躺在地上就可以了?
  • 趙大
  • 一起回覆一下, 因為我也不只在這裡, 看到有類似的意見...

    1. 我只是跟大家敘述, 美國棒球文化一般的做法... 但我不是一開始就說: 這不是誤判?! 我也有說, 這是他們的文化, 沒什麼好與不好嗎? 我並沒有說該抓或不該抓, 我也說這是正確的判決, 只是美國的棒球文化中, 常常是不會抓的, 只是昨天抓了

    2. 把最後判決是站著被三振結束比賽, 來跟這個判決扯在一起, 大家難道真的不覺得兩件事完全不一樣嗎? 簡單的說: 這次妨礙跑壘來結束比賽, 為什麼賽後, Torre要特別開個記者會來說明??? 再見三振, 你覺得Torre會不會開個記者會來說明???

    或許大家會覺得這沒有邏輯可言... 沒錯! 是沒有邏輯可言, 但這種一些文化, 或約定成俗的事, 本來不身處於那個文化中的人, 從外面來看, 常常會有這種感覺... 所以我才說這是他們的文化... 再次強調: 我只是說這是他們的文化, 我有說他們是對的嗎?

    3. 我不知道為什麼講到是他們的文化, 大家反應那麼激烈? 一則我沒有說他們是對的, 我只是解釋給大家聽而已... 二則, 我想我在美國待了那麼久, 看了近2000場比賽, 聽美國轉播單位講了近2000場比賽, 再加上回來後自己當球評, 講了MLB快800場比賽,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們的棒球文化...

    4. 我一直強調, 在台灣會不會起爭議, 我並不知道! 畢竟我去深入了解棒球, 是到了美國以後, 以前出國前在台灣看棒球,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是在看熱鬧而已... 所以我反而並不了解台灣的棒球文化... 而在美國有沒有起爭議? 除了Torre賽後還開記者會就看得出來了... 而且, 文章的末段, 我不是有把Holliday的話放進去嗎?他是紅雀的球員! 球隊贏了他當然不會反對!但他不是自己也承認,不喜歡比賽結束在爭議性的判決嗎?

    5. 如果大家不相信我說, 那是美職的文化的話, 那就看看ESPN專欄作家David Schoenfield, 在他的文章中, 開門見山的寫: It's a play that will go down in infamy(罵名), a game that may go down in infamy if the St. Louis Cardinals go on to win this World Series. 他不是紅襪球迷喔! 他是死忠的水手球迷...

    6. 至於說如果不抓, 會不會起爭議? 當然會! 不然為什麼MLB的球迷, 總是一天到晚有一堆事情可以爭論? 甚至30年前的事, 也可以拿還繼續當聊天抬槓的話題?

    抓, 不抓, 在美國球迷之間都會有爭議! 只是常常我們會看到的是沒抓, 而昨天抓了而已... 所以Torre還特別開了個記者會來說明

    7. 至於說是Salty的傳球決定了勝負, 不是裁判... 這篇文章最上面, 我不就是把Salty列為戰犯嗎?


    簡單的講: 我只是跟大家敘述美職的文化, 哪些判決可能抓, 可能不抓而已... 我從來沒有說是好或不好, 我只說是他們的文化... 而且我一開始不就講: 這不是誤判嗎?!
  • A-JYH
  • 趙大觀點 !很清楚呀!
  • 烤焦
  • 這麼明顯的妨礙跑壘,裁判會不抓?

    引述你的話"只是美國的棒球文化中, 常常是不會抓的, 只是昨天抓了"

    既然你說常常都不抓,那就麻煩你舉出幾個不抓的例子出來

    我看球的資歷比你淺,才大約10年而已

    我倒是沒見過這種明定在規則上妨礙跑壘的例子有不抓的

  • 烤焦
  • 投手控球不穩的時候,主審會雪上加霜的縮小好球帶,你可以說這是美國文化;

    名氣大的球員通常會得到有利判決,你可以說這是美國文化,大家都喜歡看明星;

    觀眾喜歡在比賽過程吃吃喝喝,你可以說這是美國文化;

    爸爸通常都至少會把兒子帶到球場看一次球,你可以說這是美國文化;

    判決過後就算真的是誤判,除非有別的裁判看到,不然不改判,這也是美國文化;

    但是妨礙跑壘規則中寫的很清楚的例子把他跟美國文化扯上邊就有失你球評的專

    業!!!

    Torre會出來開記者會是因為這情況根本很少發生,

    季賽打個100場都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一次妨礙跑壘,

    更別說是在世界大賽的最後一個出局數,所以才需要開記者會講述規則。
  • 建中 陳
  • 其實我覺得這篇把美國文化引用在"不希望裁判裁決一場比賽的勝負"是沒什麼問題的,

    只是我覺得把他引用在這次的例子不太正確,

    雖然是個爭議性判決,但不是負面的,而且是個正確的爭議性判決,

    而且規則訂得很客觀(並不像是好壞球、揮棒過半的判決)

    如果昨天沒判決妨礙跑壘,我覺得那才是一個負面的爭議性錯誤判決,

    因為重點還是在那個失誤,跑者是不可能不跑回來的,如果因為被絆倒回不了本壘真的是很不公平。

    另外,這場比賽的HERO怎麼會沒Holiday

  • 小鐵
  • 推一個趙大,這種特殊的結束方式真的很辛苦,對球隊、球員、裁判、球評、球迷都是。

    然後,原來"美國文化"這幾個字這麼讓某些人不能接受啊........

    我只是覺得台灣人都把別人的"專業"推的無比高尚,好像專業就必須毫無瑕疵,實際上也沒有瑕疵啦,只是讓你不滿意,在你的心裡有瑕疵*而已。

    有些人評斷別人的標準並不是正不正確,不是合不合理,而是自己滿不滿意,那真的不是要放大絕招,而是意見這麼多不如不要看別人的意見,自己寫一篇自己滿意的不就得了?

    這個case,判了,沒錯,不判,有錯但以美國棒球界的習慣來說也合理,不就這麼簡單?抓一個"美國文化"死纏爛打,然後舉完全不一樣的例子,意義到底在哪?
  • 烤焦
  • 給小鐵:

    問題是這個妨礙跑壘判決跟美國文化根本沒有關係

    已經在規則上寫明的例子,還要用文化論來說不抓也是合理的,因為是美國?
  • ingbinbin
  • 我覺的趙大的分析很ok啊!
    某幾位執著於這與美國文化無關,而是規則很清楚?!以我自己長年看NBA的經驗也是這樣的,裁判通常不會介入重要比賽的最後結果,所以在最後的投籃或爭搶籃板時,即使是有明顯的打手或是推擠的動作(就是犯規無誤),哨音也不見得會響起!
    因為希望的是由選手個人的表現去決定勝負,也就是你有本事就去當英雄,而不是由審判者來劃上句點!當然也不是都不能吹的,所以這是一個judgment call!
  • sports
  • 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運動邦的專欄編輯
    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並分享了這篇好文章
    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運動邦首頁的焦點頭條
    http://channel.pixnet.net/sport
    希望能讓更多喜歡運動的朋友閱讀您的好文章
    謝謝~

    痞客邦運動邦
  • 訪客
  • 1.Joe Torre 會出來開記者會是因為這事件實在是太罕見了
    預見媒體跟球迷會有很多疑惑須要聲明釐清

    2.記者會講得很清楚,裁判的職責就是要依據規則做出判決,
    所以很明顯的三壘手在ALLEN CRAIG 進壘過程中被影響的第一時間
    就做出判決主審也有看到但是並未做出即刻裁決,還是先讓球賽進行,
    再者記者會最後也有說,三壘審指出當下有妨礙跑壘的行為
    但是主審須要去裁決這是否對最後結果造成影響,而做出最後的判決
    也因此要是Allen Craig 沒有繼續拖著他的腿衝回本壘也不會有最後的改判結果
    這部分不裁是最符合您所說的"美國文化" 讓球員決定比賽勝負吗?

    3. David Schoenfield said so , so it had to be so?? I don't see how a correct call should/can go down in infamy .

    4. Indeed it's a judgement call, 但不是自由心證有沒有妨礙跑壘
    而是主審自由心證判斷有沒有造成實際影響

  • >> David Schoenfield said so , so it had to be so??

    當然不是! 只是讓大家知道,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自己在講而已...

    趙大 於 2013/10/28 16:21 回覆

  • BillyF
  • 說到爭論,對小熊迷而言只是淡淡地看下去。之前網路上有2003 NLCS Game 6的完整一局的影片(現在去Youtube可能還找得到?)。其實只是個無聊的foul ball。

    www.youtube.com/watch?v=Jw3ccParGxM

    這位在description敘述的很正確。不過大家還是要罵Bartman就是了 XDXD
  • 趙大
  • 給你兩個例子, 不是妨礙跑壘, 是妨礙守備... 不是看轉播, 而是看紀錄片, 因為這兩個plays都很有名:

    1978年世界大賽, Game 4, 道奇3:1領先洋基, 洋基一二壘有人, 10月先生Reggie Jackson在一壘, 當道奇游擊手接到滾地球, 想要抓雙殺, 踩二壘再傳一壘, Reggie Jackson往二壘跑時, 身體刻意移動去碰那顆球, 結果屁股碰到球, 球彈到右外野, 讓原本二壘的跑者可以一口氣跑回本壘, 洋基追到2:3落後一分... 明顯的妨礙守備, 但裁判沒抓(當然道奇有抗議). 最後洋基打到延長賽, 逆轉擊敗道奇, 將系列賽拉成2:2平手... 最後洋基以4:2贏得總冠軍

    1975年世界大賽, Game 3, 延長第10局, 紅人一壘有人, 打者犧牲觸擊, 形成本壘前小彈跳, 紅襪捕手Carlton Fisk一把抓下球傳二壘, 結果打者撞到他, 讓他形成暴傳... 明顯的妨礙守備, 但是裁判沒有抓(紅襪當然有抗議). 下一棒Joe Morgan敲出一支安打, 紅人6:5獲勝... 最後紅人也贏得那年的總冠軍

    我再次重申: 我沒有說這樣是好的! 我只是讓大家了解而已... 昨天是妨礙跑壘, 而裁判抓了...

    BTW, 我今天的文章中有寫: 根據美國FOX轉播單位今天的消息,果然這個不是誤判的判決,在美國引起了熱烈的爭論,也導致Joe Torre昨天說,大聯盟將會正式討論,是否修改規則,日後將「故意」或「非故意」,看看可不可能放進妨礙跑壘及妨礙守備的舊規則中?

    這話題到此為止, 我覺得我已經把我的立場說得夠清楚了, 我並沒有幫哪個球隊護航, ALCS還有人說我是反紅襪, 現在又有人說我是護航紅襪... 我只是陳述一個狀況而已... 接不接受, 大家自己決定! 本來美職的文化, 就不是一定對的... 全壘打不能誇張慶祝, 不就是一種嗎? 新庄剛志有一次打了一支二壘安打, 用的是對方球隊一個球員的球棒(賽前兩人交換球棒), 在二壘上他跟那個球員脫帽鞠躬致謝, 結果引起對方投手直接在投手丘上大罵, 跟他交換球棒的那個球員也頻頻在跟新庄剛志搖頭, 因為這在美職, 是對投手disrespect, 然後新庄剛志下一個打席被觸身球伺候... 這是美職的文化, 我也不會說是對的, 但這是他們的文化
  • Nietzche
  • 您舉的兩個例子,不就證明"有問題"的判決/不判決會一輩子被討論吗?
    要修改規則並不是因為"美國棒球文化的擁護者們"反彈/反噬了
    而是為了盡量縮小"自由心證"造成的後續爭議

    另外記者會的重點只有兩個
    1. 解說為何一定要做出防礙跑壘的判決
    2.在當時狀況下MIDDLEBROOKs有沒有可能避免妨礙跑壘的行為發生
    裁判組說的很簡單清楚,
    1.在CRAIG 被絆倒的時候就注定要先做出妨礙跑壘的裁決
    2.主審有最後"自由心證"的權利 判決此防礙跑壘是否對後續比賽進行有實質影響
    這不是個出來給個解釋的記者會 ,而是一個教育的記者會

    您所說的我都很贊同 ,唯一問題就是美國文化那段不能苟同
    這不是文化差異,真的不是文化差異~
    只是一個在非常敏感的時間點做出一個正確(但沒幾個人懂)的判決

  • 如果真的修改, 加入"故意"或"非故意", 來判斷到底是不是妨礙跑壘/妨礙守備...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只要碰到或擋到就是... 難道你不覺得裁判會更難抓嗎? 因為他碰到像Game 3那種狀況, 他不能直接抓, 還要先判斷到底Middlebrooks是不是"故意"擋Craig的跑壘?? 這不是更需要"自由心證"嗎??

    我不知道最後到底會不會修改? 但如果真的修改了, 我的猜測是, 以後裁判會越來越少抓了... 除非instant replay也有擴張到這個部分, 至少讓裁判不需要在一瞬間, 來判斷球員是不是故意的?

    趙大 於 2013/10/29 06:07 回覆

  • 酸酸就閉嘴
  • 酸酸就閉嘴,別以為看個幾場球就當自己是個老屁股

    真好笑
  • 這應該不需要回覆, 但我也從來不會刪文就是了, 除非是廣告

    趙大 於 2013/10/29 15:29 回覆

  • sean
  • 很多人真的很有病欸
    "美國文化"只是趙大想告訴你們美國人會怎麼想而已,它有說老美的想法就是對的嗎?糾結在這4個字真的很可笑,人家只是轉述事實而已,你去看NBA轉播,NBA的主播球評也是把裁判會讓球員自己決定勝負整天掛在嘴上,這的確是美國人對運動的觀點
    至於認不認同是你的自由,不認同也不用嘴砲趙大,那不是他的想法,是美國運動迷的想法,不過我個人某種層面上滿認同美國人的這種看法,花了好幾個小時看一場球,結果因為一個判決決定勝負,當時真的在電腦前傻了好久XDD
    有看比賽的人,不管支持哪隊,我想大概都會對這種結果傻眼吧
  • Nietzche
  • 看不懂再討問甚麼的 還是乖乖閉嘴 別丟人現眼了
  • 別生氣, 也謝謝你跟我做理性的討論

    趙大 於 2013/10/29 15:29 回覆